当前位置:首页 >> 电子竞技1zplay

小盘股蕴藏大机会

发布时间:2022-06-27 07:10:10   浏览次数:4次   作者:超级管理员

  小盘股蕴藏大机会Facebook和戴尔等大公司的创业故事都是从大学宿舍开始的,基金经理布赖恩·斯莫鲁克(Brian Smoluch)和大卫·斯旺克(David Swank)也一样,近30年前还在上大学时,作为室友的两人就开始梦想做投资。现在,他们正在走势动荡的小盘股领域寻找增长迅速但被其他投资者忽视的公司。

  曾就读于弗吉尼亚大学的斯莫鲁克和斯旺克现在是Hood River Small-Cap Growth (HRSRX)基金的联席负责人和投资组合经理。1994年大学毕业后,两人*初的职业道路并不相同,但斯莫鲁克说:“我们一直想一起做些事情。”

  2008年,当斯莫鲁克在Roxbury Capital Management的合伙人退休时,机会来了,斯旺克接任了这个职位。他说:“我俩的投资风格可以说是一起形成的。”

  斯莫鲁克和斯旺克通过探索小盘股这一市场上没有被充分挖掘的领域跑赢了大盘,在这一过程中,他们独立进行研究,积极与公司管理团队保持沟通,主要关注有盈利、被低估的公司,并在该抛售的时候毫不犹豫地抛售。

  他们表示,虽然今年小盘股比大盘跌幅还大,但通过上述策略依然可以找到有吸引力的机会。今年迄今,小盘股指数罗素2000下跌了约25%,跌幅大于标普500指数的21%,但当市场反弹时,小盘股可能会有更好的表现。

  今年Hood River Small-Cap Growth下跌了31%左右,非必需消费品股的下跌是拖累业绩的原因之一,SeaWorld Entertainment (SEAS)和凯撒娱乐(CZR)*近都在该基金的十大持仓股之列。但过去一年该基金的表现仍好于晨星小盘成长股类别中的其他基金。

  《巴伦周刊》近日对斯莫鲁克和斯旺克进行了专访,以下是经过编辑的访谈内容。

  《巴伦周刊》:你们上大学的时候都聊什么?当时有没有想过如今会一起做投资?

  斯莫鲁克:我们一直对研究公司很感兴趣,而且会互相竞争看谁的研究更好。在弗吉尼亚大学的第四年我们成了室友,聊了很多和股票有关的事情,还一起筹备创办了一家投资公司,我们很高兴能把投资当成自己的工作。

  斯莫鲁克:我们喜欢小盘股是因为这个领域还有很多值得探索的地方,像苹果(AAPL)这样的大公司可能会有50到55位分析师跟踪分析,我们投资的公司可能只有5位或10位分析师关注。

  斯莫鲁克:我们每个季度都会和大约400家公司沟通,这样做能实时了解到不同行业的动态。规模较小的公司的管理团队更好接触,我们通常在24到48小时内就能接到CEO或CFO的电话。

  我们一般是排名前10或前20的股东,所以公司管理层愿意与我们沟通。通过和正在联系的公司以及其竞争对手的沟通,我们得以实时了解一家公司是如何运作的。

  斯莫鲁克:我们希望投资拥有优秀管理团队、正在抢夺市场份额、发展良好的公司,并且在估值有吸引力的时候买入。我们投资的绝大多数公司都是盈利的,而且在继续增长。

  我们会去看市盈率或股价与现金流比率等指标,寻找随着时间的推移估值能达到中值或更高的公司。当市场对投资对象的盈利预期过高、而我们认为股价会下跌时,就会削减这类公司的头寸。我们有一套严格的卖出原则来控制风险。

  如果我们自下而上的研究显示基本面即将出现问题、未来卖方收益出现负面修正或估值过高,我们就会卖出并在稍后重新评估。

  斯莫鲁克:抛售赢家确实会很难,但你必须遵守纪律,卖出估值过高的股票,否则这些股票以后会带来麻烦。2021年我们的基金跑赢的原因之一就是我们在2020年抛售了估值过高的居家主题的股票。

  斯莫鲁克:我们几年前和MongoDB (MDB)谈过几次,这是一家很棒的公司,但当时由于估值过高我们放弃了,今年这家公司的股票表现非常好,虽然有所回落,但仍比我们之前研究它时的水平上涨了两倍。

  斯莫鲁克:2019年我们跑输基准指数约4个百分点,主要是因为当年下半年医疗保健板块上涨时,我们对生物技术股的投资不足,因为当时认为估值太高了,后来生物技术股开启了一轮投机性上涨行情,我们的基金因为错过而跑输。

  但如今小盘生物技术股已回落至2019年年中时的水平以下。回顾过去,从更长远的角度来看的话,我们对生物技术股估值的看法还是明智的,坚持估值原则*终给我们基金的长期表现带来了帮助。

  斯莫鲁克:*糟糕的一笔投资应该是2002年对HPL Technologies的投资,该公司为半导体公司开发收益优化软件。不幸的是CEO虚报收入伪造发票,财务舞弊案曝光后,股价自然遭到了重创。这段经历让我更加重视寻找可信赖的管理团队的重要性。

  斯莫鲁克:我们有很多经验丰富的投资者,他们通常会把投资组合中的一小部分配置给小盘股这一资产类别,他们知道小盘股领域有更多值得探索的地方,我们经历过市场的大起大落,拥有20年的数据可以向他们证明我们有能力做好风险控制,我们的投资也很多样化。

  斯旺克:这就是投资者选择小盘股的原因,他们想找到那些市场还没有充分认识到其价值的无名公司。我们过去20年的回报几乎全部来自于自下而上的选股,而不是做行业预测。

  《巴伦周刊》:说到表现不错的股票,Lantheus Holdings (LNTH)今年股价涨幅超过了100%,你们还看好这只股票吗?

  斯旺克:Lantheus是从事开发、生产、销售及分销创新医学影像诊断试剂和产品,协助临床医生在心血管和其他疾病的诊断的全球领导者。从短期和长期来看,该公司股价仍拥有上涨空间主要是因为显影剂Pylarify这个产品,与竞争对手相比,Pylarify的半衰期更长,图像更清晰,生产规模也更大。

  去年年底,有分析师预计2022年Pylarify的销售额将低于1亿美元,现在看来会超过4亿美元。虽然该公司股价涨了不少,但营收仍在增长,按明年预期利润计算市盈率仍仅为19倍。我认为该公司明年的销售额和利润预期仍有大幅上调的空间。

  《巴伦周刊》:Option Care Health (OPCH)是你们投资的另一只医疗保健股,这家公司的前景怎么样?

  斯旺克:该公司是*大的家庭输液服务的独立供应商,约70%的收入来自慢性病,受益于治疗从医疗机构到家庭的转变,这是由成本和患者偏好推动的。

  该公司的利润增幅能保持在14%到16%之间,目前按2023年预期利润计算的市盈率约为21倍,我认为营收增长将推高市盈率。该公司还有能力进行一些能立即带来增长的收购交易。

  《巴伦周刊》:你们一直在增持能量饮料制造商Celsius Holdings (CELH)的股票,为什么?

  斯莫鲁克:目前该公司的利润正以超过200%的速度增长,这是非常惊人的。此外,该公司目前的市占率约为4%,相比之下,竞争对手Monster Beverage (MNST)的市占率约为37%,我们认为Celsius的市占率有很大的上升空间,如果达到20%我一点都不会意外。

  《巴伦周刊》:SeaWorld是你们重仓的股票之一,这家公司是怎样保持增长的?

  斯莫鲁克:疫情期间,SeaWorld从劳工角度优化了公园的运营方式,人均净收入——即每位游客在公园里创造的收入——显著增长。疫情之前该公司股价约为62美元,*近一个季度涨到了79美元左右。再加上入园人数现在略高于2019年的水平,这将帮助该公司创造更多的利润。

  斯旺克:凯撒娱乐的基本面非常好,相对于其前景来说股价并不高。拉斯维加斯的娱乐业很红火,其他地区可能也不会落后太多。凯撒娱乐计划通过出售一些非核心资产来降低杠杆率,这会增加这只股票在更多投资者眼里的吸引力。

  (本文内容仅供参考,投资建议不代表《巴伦周刊》倾向;市场有风险,投资须谨慎。)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巴伦周刊。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重磅!A股长期资金来了,涉及千亿市场!个人养老金投资基金规则发布,这些产品被纳入,有五大看点

  当周金融热点回顾:证监会拟规范个人养老金投资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业务;5家国资投资公司试点“转正”;中证协公布场外期权业务收入排名,中信与申万宏源收入抢眼

  股价大跌16.76%,兴齐眼药否认“近视神药”禁售传闻 多家企业绕道互联网抢市场